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土右 >

土默川往事——献给逝去的故土亲人

2019-11-05 11:08  乌云其木格
  ◎北川
  土默川上的云彩呦
 
  一朵一朵无助地徜徉
 
  我站在土房隆起的肩上
 
  目光无数次地抚摸着她
 
  村庄在光阴中渐渐老去
 
  少年的我也一次再一次离开家乡
 
  民生渠长长地流淌
 
  跃进渠也跃动浪花
 
  盐海子里一片永久的红泥地
 
  一个泥土围过来的村落
 
  屋宇不知疲倦的炊烟
 
  从寒冬天吹熟酷夏
 
  几十年前
 
  土屋的主人喜欢盘腿坐在火炕上端起碗喝酸粥
 
  而我偏爱在树荫下摘拔毛豆豆
 
  听知了声声鼓噪
 
  在这个偏僻的院落
 
  姨的一家安静地守护了
 
  八十载春秋冬夏
 
  直到不久的年前风起云动
 
  姨抽搐的脸与土屋一起
 
  消失在我不忍回望的记忆中
  土默川上的杨树林呦
 
  狂舞过上个世纪的寒冷夜晚
 
  风雪压顶,西院墙轰然坍塌了
 
  一群落架的草鸡鸣叫后倒地
 
  血溅残雪,羽毛散落成点点支离碎片
 
  烛光下大妈依旧缝补女儿的衣衫
 
  无动于衷屋外的景色
 
  伯父在墙角下暗淡无色地
 
  忙碌着
 
  死去的草鸡唤醒我鼻孔里的香色
 
  这个在古渡腹地的小小村庄
 
  唤作八犋牛营
 
  还算肥实的耕地
 
  摇摆出儿时最绚烂的风情
 
  一套套马车总是喧闹地奔跑
 
  红围脖的艳丽牵动出最朴实纯真的伤痛
 
  大姐、三姐姊妹花谢
 
  流动的北风洋溢着追忆
 
  也流动着解不开的思念
  牛皮营的院子有方见长
 
  周边都是黄泥土砌就的房子
 
  东把头有土坯垒就的房梯
 
  站在土房上就能望见东来的大路
 
  赶车买回清水河的水瓮也唤回心头满满的甘甜
 
  骡马的蹄声踏碎晌午的日光
 
  老爷跨出厢房的步子如同一缕青烟
 
  隔壁的大姥爷被声音唤醒
 
  冬眠的山羊皮味道从门缝中沁出
 
  毡帽露出睡醒的土脸,在四下张望
 
  还算热闹吧
 
  西院低矮的圐圙里
 
  三姥姥总也拧不净鼻涕的府谷脸
 
  此刻如同黄土高坡
 
  净铮铮的明灿
 
  我那人人敬畏的舅父
 
  此刻化成归程赶车的勇士
  土默川上的白云在漂移
 
  村庄在绿色、黄色中变换着颜色
 
  少年长出白发
 
  花发的族亲在劲风中
 
  化作泥土坟茔
 
  连片的村落慢慢变成了一个个孤点
 
  长长的柏油路被追逐成车灯的光影
 
  夜里,星光早已失去昔日的空旷
 
  狂风不在,狂野的冬没有了漫长
 
  收秋的凉爽里缺少了长声调
 
  蔽日的酷躲进了角落
 
  夏天的影子覆盖住锄禾农夫
 
  春的季节里
 
  机器轰鸣成田野里劳作的拼命郎
 
  土默川上的景致呦
 
  少有了一缕炊烟
 
  少有了一腔乡音的问候
 
  少有了一碗热气不散的温暖
 
  少有了一声啼叫起早的黎明
 
  我站在旷野透风的新土上
 
  此时,像一只孤单的鸟儿
 
  呆呆地张望
 
  

责任编辑:乌云其木格

搜索 反馈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