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右新闻 土右风采 国内新闻
土右视频 专题报道 土右声音
互动
爆料建言 趣味图片
土右论坛 土右网群
土右
土右美食 土右旅游 土右住宿 企业风采
土右新居 土右故事 土右好人 招商引资
读报
电子报
电子刊
当前位置: 主页 > 土右故事 >

萨拉齐那些事

时间:2015-04-02 16:41来源:未知 作者:王月珽 点击:
独在异 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独在异 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唐代大诗人王维这两句传吟1200多年的诗句道出了漂泊异乡之人的特有心曲。我从1964年秋上大学,以后到部队锻炼,再后 在地方报社操新闻生涯,之后,调到母校内蒙古大学历史系执教,掐指一算,离开故乡竟是40多年了。

故乡襟山带水,北面绵延着亮丽的大青 山,南面是浩瀚黄河,中间一马平川,自明代、特别是清代以来,由牧转农,不仅盛产五谷杂粮,也盛产瓜果蔬菜。以产瓜而言,西瓜的沙、甜、大,名声不仅盛传 区内,20世纪50年代,美名更远播天津、北京。那时候,车站上堆积如山的西瓜,是由铁路货车专门运往京津的,掌管其事的就是在食品公司工作的大姨夫苏来 友,姨表弟苏孝、胞弟月珑都以少年之龄押运过瓜车。

1965年暑假,我奉命第一次到部队锻炼,一位来自丰镇的战士对我讲:“萨拉齐的 瓜,火车拉,说声‘不好',割开啦!”他吹萨拉齐的西瓜好,当然是符合实情的。再说杏,沟门产杏,大概起自清代,最晚也应起于咸丰年间,肉大,且香、甜、 微酸,美名久著。至今,每年6月,呼和浩特市有的卖杏的,仍以“萨拉齐的杏”叫卖,其实这是借名卖货,因为,按节令,萨拉齐的杏还未成熟哩!小时候,在家 乡时,还吃过香瓜,什么“灯笼红”、“绿瓤沙”、“虎皮脆”,既香且甜,物美价廉,买十几个香瓜在家里放上一夜,满屋飘香。哈只更、火盘都是香瓜的名产 地。它和“祝拉沁的辣子,板申气的蒜”,都是闻名于外,传于人口的。少年时听民间艺人董益民说快板儿《萨拉齐的宝》,称为“宝”的,竟有几十种。家乡,以 农为主,间有牧业,直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不要说远郊,就是近城附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大片的草地,牛、马、驴、骡、骆驼、羊,都可在这些天然的草 地上放牧。1962年暑假,我给萨拉齐中学放牲畜(两匹马、一头马骡),就是跑到北门外、铁道南的草地放牧,而今,这大片地区都成为居民区了。那时候,生 态环境真美:天上大雁高飞;地上野花盛开;水中藏着鱼儿!

旧日,在绥远省,萨拉齐的火炉、糕点等独具特色。我上大学时,到同班回民同学 家,她母亲说:“你们萨拉齐的火炉子真好,呼和浩特市人最爱用!”说到糕点,花样之多,不下几十种。有名的“干垫儿”至今还是抢手货。

故乡的人文之美,也是独特的。以教育论,早在同治初年就有文山创建了书院,以后演变为大东街学堂(即后来的一完小),就僻居塞外,位居中国北方之地而言, 这种开化风气,甚是鲜有的。民国元年,又有回民乡贤“二王一马”创办了清真小学(1956年改为民族小学,今日之回民小学),以后又有多所小学,甚有女 校。20世纪40年代,曾有康有为的二小姐到启智女校演讲,此人大概就是文革前期尚健在北京的康同璧先生。至于教会学校、民间私塾也有兴盛的历史。对照统 计数字,到1949年,全国以万人计,平均一万人中有大学生(包括大专)1.9人,而以旧日的萨拉齐人口计,1949年解放时是16万人,有大学生不下六 七十人!有不少人在北京上过名校。民国年间,乡人白镜谭等人就在省城归绥参与创立过中山学院等教育事业。至于1949年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家乡上大学 的小青年更多,有的更深造为硕士、博士,有的还漂洋过海,留学外国。

特殊的,故乡向有习武之风。清季直到民国,就出现了大武术家荣连珍 (亦习传名为云连生)、程全忠(美号铁胳膊程老二),此二公曾先后成为两次举办的绥远国术馆的台柱子武师,程全忠还参加了1931年有华北六省武师参加的 青岛擂台赛,曾以第二名获得青钢剑一把,此剑现存于孙中才家。荣、程二公外,地方上有功夫的人甚多,在前的有赵老同、游四喇嘛、霍茂、关兴保、郭三、烂锣 等,中有张全盛、杨圪达儿,在后有孙继先、李振海、孟荣、韩富、胡文广、文秀兄弟、潘文等。

20世纪50年代,我上小学时,曾师从孙继 先先生习武4年。孙继先是云连生的亲传弟子。他兼善武当、少林等多种门派拳路,20世纪50年代应吴桐先生函托,亲笔绘写了不少武术套路。

家乡兴盛戏剧。同治年间,同兴园茶馆就演出晋剧。民国期间,各地名角会聚萨拉齐,据故乡老人传言,20世纪40年代有“京剧四小名旦”美誉的李世芳,就 是其母李子剑赴萨拉齐演出,生于后炭市街的。本地也出过名角,如“狮子黑”张玉玺更是名震华北的“花脸大王”。说到二人台艺术,迄今世人都公认这是出自土 默川的曲艺,鼻祖即是清季的蒙古族艺人云双羊,他那蒙汉混合的唱白,多少年来留在了乡人的口头语中。有此根底,到20世纪50年代初,家乡出了赵三、刘银 威、刘全这样的新角就不奇怪了。直到近几年,在呼和浩特市几处公园演出二人台,知情的听众,都以萨拉齐的唱腔为正宗。

家乡有特殊的传统 庙会,其中,以历年久远的“六月廿四”沟门庙会为最,会日,当地人山人海,远处的人也赶来参加。记得小时候,母亲支持我们兄弟俩“赶会”,烙了大饼,又给 带上二毛钱,能吃瓜、杏、喝“凉水”(放有果干的水);爬山戏水,其乐融融,童年的快意,至今难忘。

故乡的山美、水美、人美,但也有不 美的时候,那就是旧时代的兵荒马乱,更有令人惨痛的水旱年月,最厉害的是“民国十八年”,连后日成名的国际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在亲临其境、目睹其景后都震 惊了,为此,他发专文告知世界,并明言这是他认识中国的“觉醒点”;之后,他写了风行世界的《西行漫记》一书,开篇中又一次提到“萨拉齐”,而译此书为汉 语的人,在书中一直将“萨拉齐”译为“沙辣子”,此乃译者翻译失误,知情者也见怪不怪。而我在20世纪70年代初读斯诺的另一本书《在旧中国十三年》,书 中提到“萨拉齐”用的就是此三字。

故乡也出现过各种“人杰”,各行各业都有过“能人”。仅以蒙古族同胞人才而言,荣祥不只是爱国爱乡人 士,更是名震于世的“塞上文豪”。曾多年担任土默特旗旗长、副旗长的任儒、云福祥,都是优秀的民族干部,清官、好官。文革初,他们被整成“黑帮”,一度拘 押于土默特旗招待所房间(在察素齐),在此工作的父亲曾甘冒风险,给他们送水送饭。到20世纪90年代,他们还不忘父亲的仗义所为,都曾先后对我提说: “你父亲是个好人,那个时候,那种情况,有几个人会那样做!”我父亲叫王玉玺,一生忠厚、勤劳,饱受过各种苦难。

明代,我的故乡曾是阿 拉坦汗统治的腹地。入清,实行“蒙民(民,指汉族人)分治”,渐成“旗厅并存”之制。蒙古族人主要是“五、六甲”之地,属归化城土默特右翼(旗),治所设 在归化城,汉族有乾隆年间专设的萨拉齐厅管理,这样就形成了“一土二衙”的行政建制。在乾隆年间即设立的“口外五厅”中,以萨厅管辖面积为最大,东接今毕 克齐,西括今之河套。入民国,萨拉齐厅改为县制。1958年,土默特旗西扩,同时撤销萨拉齐县建制,萨拉齐县并入土默特旗,土默特旗人民委员会迁驻萨拉齐 镇。1965年,国务院撤销土默特旗建制,分设土默特右旗和土默特左旗。1969年,土默特右旗和土默特左旗正式分开办公,土默特右旗革命委员会设于萨拉 齐镇。1971年,土默特右旗划归包头

(责任编辑:李瞳)
顶一下
(7)
77.8%
踩一下
(2)
22.2%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