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右新闻 土右风采 国内新闻
土右视频 专题报道 土右声音
互动
爆料建言 趣味图片
土右论坛 土右网群
土右
土右美食 土右旅游 土右住宿 企业风采
土右新居 土右故事 土右好人 招商引资
读报
电子报
电子刊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乡一体 >

最美不过故乡土(美岱桥村)

时间:2015-08-06 17:08来源:未知 作者: 谈乐炎 点击: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描写敕勒川,引用这首耳熟能详的古诗或许已被认为是“没有新意“,但我还是惊叹古代诗人“四两拨千斤”的技艺——在北方辽阔的大草原上,色彩和线条是单一的,抬眼就望到天际,开口就是粗豪的调子,然而转笔那些遍地散布的牛群和羊群,你突然感受到粗狂下的灵性,它让你觉得美不胜收。
 
  六月的土默川大地上山山凹凹,坡坡岭岭,无不飘荡着悠扬动听的敕勒歌声。它从亘古的远山走来,仿佛和苍天达成了生命的约定,黄土地的儿女们可以走向天涯,但永远走不出敕勒歌那悠长的曲调。
 
  敕勒大地是音符,土右儿女来弹奏。土右旗位于敕勒川的中部,自古以来是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农耕民族交融、共生的地带,游牧与农耕两种文明在这里交织、融汇,产生了优秀灿烂的历史文化。
 
  当采访车行驶在土右旗大地上,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座新型中等城市巍然耸立。你一时无法想象这里有过金戈铁马的轰鸣,只有在烈风过耳时,你才能听到雄壮历史的余音,以及它粗狂下的柔软。
 
  这样柔软,是一份美丽的乡愁,而此次我们采访的主题之一就是美丽乡村,乡愁与美丽乡村,一脉相承。
 
  在美岱桥村,几位年过古稀的老者坐在我面前,他们大多身形高大,填满沟壑的脸硬朗坚毅,或许他们的祖先,就是驰骋草原的某位精将。老者们用浓郁的方言认真回答记者每一个提问,他们并不懂得“乡愁”这样一个文艺词语的含义,却有着“一辈子要在家乡”的情怀。
 
  这样的情怀,是中国农民的共同向往。然而在之前推进城镇化建设的进程中,我们痛心地看到原本一些美丽的古老乡村,包括这些乡村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形成的独有风俗、文化,随着搬迁、建设,而失去本原,或者支离破碎。
 
  土右旗正在拾起这份“乡愁”,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一位老者的感叹:“不仅我这辈子要留在美岱桥村,我的儿女也会,在家乡享受天伦之乐,这才是最幸福的事情。美岱桥的美丽乡村建设坚持以产业为先导,年轻人不用外出打工,就能在附近的产业园谋到一职。
 
  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很多村落沦为空壳,留守老人和儿童相依为命,他们对外界,有一种天然的警惕与排斥,而在土右旗的乡村,你见到的是祖孙三代其乐融融的景象,他们不仅住进了新房,更是在内心深处,对这片故土有了更深层的归属感。
 
  一万个人眼里,有一万种乡愁。在沈从文眼里,乡愁是“从汽车眺望平堤远处,薄雾里错落有致的平田、房子、树木,全如敷了一层蓝灰,一切极爽心悦目”,北岛忆旧时北京“房檐吸附过多的水分,由白变黑,天空弯下来,被无数枝头染绿”。
 
  突然想到我的家乡——一座美丽安静的苏南小城,六月时的梅雨不可捉摸,它们顺着屋檐渗透到房间每个角落,突然在某个晴天,你发现墙壁上尽是朵朵“黑云”,乡愁,也许就是丝淡淡的霉味。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责任编辑:李瞳)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